“二公子,我怎么作践自己了?”

“你看看她!”苏牧指着张寒身边的女人,“长得如此惊奇,用人憎鬼厌也不为过,你怎么会娶这么丑的女人?还说没有作践自己?”

话音刚落,那个女人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铁青,张寒的脸色也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。

“二公子,贱内刚才错了,再次恳请二公子原谅。”

“张寒,你我兄弟一场,你和我这么见外了么?”苏牧眉头一皱,低声问道。

“你谁啊?你说谁丑了?我看在你是张郎的朋友不和你计较,你还蹬鼻子上脸了?我家张郎是什么身份,信不信让你吃不了兜着走?”女子当即泼辣的发飙起来。

张寒顿时脸色一变,用力扯了扯丑女。

“干嘛?你瞪我做什么?”女子顿时不依的叫道。

“这位姑……姑且叫你姑娘吧,上你的脸应该不需要蹬鼻子,你两颗门牙就是最好的上脸梯。”

“你说什么?信不信本姑娘撕了你——”说着抬手就要挥下。

张寒眼疾手快,一把抓住丑女的手,“青儿,别乱来,他是蓝玉侯苏牧。”

一句话,女子的脸色顿时一怔愣住了。

“苏兄,我们还有事就先告辞了,改日我再登门道歉!”说着,张寒俯首作揖。

“张兄,你确定你没有被胁迫?”

“你就是……北城四公子之首的寒烟公子苏牧?”那个女子这时候反应了过来,掐着柔声问道。

说话间,身体还娇羞的扭来扭去,那辣眼睛的程度,让苏牧差点当场作呕。

“你真觉得人家长得不漂亮,配不上张郎么……”

“呕——”

苏牧捂着嘴忍不住打了一个呕。

“抱歉,虽然以貌取人确实不对,但我比较实诚,你长得不是不漂亮,而是丑陋无比。

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让张寒娶你,但张寒是我朋友,我不会坐视不理的。”

“苏兄!你既然当我是朋友那你不该用如此恶毒之语说朋友的妻子。

就算苏兄眼高于顶看不上青儿,但请苏兄持君子之风。”说着,再一次躬身作揖,而后拉着那个女子转身离去。

君子之风?我特么不知道你张寒是谁?青楼画舫的常客,在烟花之地,你就是最浪的那个崽。

你在我面前说什么君子之风,故作深情?

“张郎,人家真的长得丑么?”

“不,你在我心中很美。”

“多美?”

“世间最美!”

听到这话,苏牧忍不住张了张嘴,差点又要反胃了。

回过神来的苏牧牵着张惜露的手,而这一次,张惜露有些抗拒了。之前被苏牧亲了嘴巴,没这么快放在脑后。

“惜露,你看出我那朋友出了什么问题么?”

“啊?没……没看出来。”

“肯定有问题!”苏牧脸色凝重的说道,“我了解张寒,他的审美很正常,甚至挑剔。”

“虽然那个女子长得不是很漂亮,但有句话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么?

我看的出来,那个张公子看向他妻子的眼神充满爱意。应该骗不了人的。”

“这才是最有问题的,那女的叫长得不是很漂亮?丑出天际了。”

“苏牧,那你是喜欢我的人,还是喜欢我的美?”

“我都喜欢。”

“那如果有一天我变丑了,你也会喜欢么?”

“不会!”

张惜露惊诧的看了眼苏牧,鼻子有些酸涩。

“原来你喜欢我是因为我长得漂亮。”

“不是,我说不会是说你不会变丑。”

“江湖儿女别说脸上留下一道疤,就是断胳膊断腿也是经常的,我怎么就不会变丑?”

“就算我脸上划满伤疤,就算我断胳膊断腿,就算我粉身碎骨,就算我万劫不复,我都不会让你受到一点点的伤害。

你不会有变丑的机会,因为……我不答应!”

张惜露脚步微微一顿,眼眸中迷上了一层甜蜜。苏牧的话,让张惜露整个身体都酥酥麻麻的。

“你!就会说甜言蜜语……我说如果,如果我真的变丑了你还会喜欢我么?”

“我不喜欢不可能发生的如果,但你非要一个答案,我会,我会更加怜惜你,更加疼爱你。因为是因为我的无能才让你受到了伤害。”

“那张寒公子和那个女子……可能也是这样,因为深情超越的美丑,张寒公子喜欢她的人,不在乎她的丑。”

“那不一样,那个女子显然生来就长残的,第一眼就是不忍直视他们又怎么可能相爱?

再说了,张寒两个月前还和我见过,还在流连青楼画舫,还没认识这个姑娘。

区区两个月,怎么可能就和一个这么丑的女子相爱还成亲了……

不对,张寒成亲怎么没给我送请帖?我得回去找他。”说着转身要走。

张惜露一把抓住他,“你去找他做什么?难道要兄弟反目?”

“我想把他埋了!淡了淡了啊,这么多年的兄弟,成亲竟然都不叫我了,太不是东西了。”

“好了,别闹了,太阳快落山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“好!”苏牧伸出手,张惜露顺从的挽住苏牧的手臂,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生气的样子。

“苏牧,你之前说张寒公子经常流连烟花之地?”

“是啊,他自诩风流才子,写艳词乃是一绝,流传出来的词作几乎都是从青楼传出的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他眼光很挑?”

“这有啥不知道的,每次去青楼,他挑的都是最好最美的姑娘。哪家青楼哪个姑娘有什么绝活,他门清。”

“这么说……你也去过?”

苏牧脸色一变,明显感觉到手臂上的软肉被轻轻捏住。

“哼!你对我说的那些话,是不是从那些地方学来的?”

“冤枉啊惜露,我虽然偶尔为了应酬去烟花之地,可我至今守身如玉还是童子之身。这话说起来,一把泪啊。”

“哼,我才不信你呢。”

“不信?我证明给你看。”苏牧嘴角微微勾起,露出一个少女都无法抵挡的坏坏笑容。

“证明?莫非你还练了童子功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怎么证明?”张惜露一脸疑惑的问道。

苏牧轻轻的低下头,凑到张惜露的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,“晚上窗户不要上闩,我证明给你看!”

“你!”张惜露想发火,可看着苏牧这张脸,怒气顿时烟消云散。依旧任由苏牧抓着手,跟着苏牧迎着余晖。

“以后不要说这些轻薄我的话,我不喜欢……”

“好,以后不说。”

“但那些话还可以说的。”

“哪些?”

“就是你对我说的甜言蜜语啊……”

“哪些甜言蜜语?”

“讨厌啊……”

“你不说清楚,我怎么知道?”

背后倒影,将两人越拉越长。远远跟着的影卫也从隐秘的角落里走出。看着远处两人打情骂俏的对话一脸羡慕。

“但凡我能学到二爷半成功力,我也不至于单身到现在啊……”

“现在学到了么?”

“只领悟到皮毛!脸皮厚,大胆说!”

“果然只是皮毛。”另一个影卫一脸鄙夷的摇头叹息。

“哦?你似乎领悟颇多啊,请指教!”

“我就领悟一点,人要帅!”

“……”

送张惜露回家之后,苏牧哼着小曲回到了玉园。今天成功从搂搂抱抱进步到亲一口,接下来似乎也要不了多久了吧……

“二爷!”看到苏牧回来,墨兰迎了上来。

“嗯!”

“二爷,今天王爷送了几本书过来,已经放到书房了。”

“好!”苏牧笑容收起,有些迫不及待的转身奔向书房。

王府武库,武功秘籍众多,但等级最高的不过是玄级武功。

苏牧修炼的寒冰真气属于荒级内功心法。自从突破先天之后寒冰真气也自然修炼到了最巅峰。

本来苏牧完全可以先修炼王府的玄级武功霸王玄奇。但苏牧觉得要么不修炼,要修炼就修炼最好的。霸王玄奇在玄级中虽然不错,但最多也只能修炼到先天巅峰。

系统里秘籍倒是有兑换,但所需要的寿元实在太多苏牧不舍得。而且如果有办法在现实世界得到强大功法干嘛要花这个冤枉钱?所以找了苏城想要一本地级功法。

本来苏牧是想要天级功法的,但被苏城告知整个大渝天级功法只有四部,分别藏于大渝三大圣地和大内皇宫之中。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,要地级功法了。

回到书房,就看到书桌上摆放着一个四四方方的檀木锦盒。

苏牧来到书桌边,打开锦盒。锦盒之中,躺着一本斑驳的秘籍,看着已经有些年头了。

“太阳真经?没听说过啊。”

苏牧拿起秘籍,翻开翻看了起来。

这一看,苏牧脸上顿时露出振奋的笑容,太阳真经,需在太阳之下吐纳太阳真力,吸纳太阳真火。等修炼出第一缕太阳真火之后可以通过内力温养使其壮大。

等到太阳真经修成,内力不仅变得极为精纯刚猛,还带有太阳真火特性,不仅可以杀敌也能降妖伏魔。

换而言之,这个功法不仅可以练武,还能修仙。

“发现可修炼武功秘籍,是否兑换寿元修炼?”

“兑换一年寿元修炼。”

“叮,寿元扣除成功。

警告,太阳真力属性与宿主修炼的寒冰真气属性不符,需要先化去寒冰真气的功力,是否废去寒冰真气?”

“废去寒冰真气有什么影响?”

“宿主请放心,废除武功这一项目,系统是专业的。

不会对宿主的身体造成损伤,唯一的弊端就是一生功力尽失……”

“功力尽失?那是不是代表着我之前兑换的修为都打水漂了?”

“是!”

“废除你妹啊,我特么花了近百年的寿元才兑换到现在先天境界,你让我直接打水漂?不行,绝对不行。”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真的想长生不老,我真的想长生不老最新章节,我真的想长生不老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

合作伙伴